妹妹小说网

妹妹小说网>陆少的替嫁小娇妻 > 第七百三十七章:最后一次分手(第1页)

第七百三十七章:最后一次分手(第1页)

第七百三十七章:最后一次分手京都机场,人流涌动。一对男女在机场分别。男人低声道:“一路顺风。”“就没有别的话想要跟我说了?”女人冷哼一声,侧过脸,眸子看向了别处,鼻头泛酸。他苦笑:“你要走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“走就走!”她跺了跺脚,莫名的委屈,眼泪唰唰的流了下来。随后,她气鼓鼓的拉着行李箱往外走,心乱如麻。走了两步,身后的人忽然冲了上来,一把拽住她的手,那双总是闪烁着电眼的眸子,此刻却全是眼泪。“思瑾!别走好不好!”他近乎恳求的说道,像个孩子似的哭成了泪人。“不是你说让我走吗!”“我那是气话!是我笨,是我傻!求求你,你别走!我不能没有你!”苏恒一把抱住她,哭的像个三岁小孩,声音里满是哽咽和难过。骄傲一世绝不低头的苏家大少爷,竟然如此委曲求全的低头。若不是亲眼所见,定然难以相信。可知道被他抱着的女孩儿是何思瑾时,又觉得他的低头,好像也值得。“笨蛋!大笨蛋!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笨蛋!”看着他这般恳求,何思瑾终于忍不住,扑进他的怀里,热泪刷刷的往下流。难过与甜蜜,在心中交织。她真的舍不得啊。苏恒紧紧的抱着她,像是要把她嵌入骨髓似的。想到她要离开,身体和灵魂,仿佛剥离开来似的,他痛心道:“思瑾,我真的很爱你。特别特别的爱你!你别走,答应我好不好?你要怎样我都依你,只求你不要离开我!”何思瑾没有说话,只是大声的哭着,眼泪就像是河流决堤似的。她又怎么想离开他呢。这事儿,还得从两年前说起。盛莱出院以后,似乎所有的事都尘埃落定了。杜佳佳与顾霖宇也彻底完婚,就连方云也千辛万苦的找到了冯以君,而且还怀孕了,两个人由盛莱做主,进行了完婚。冯以君回来工作,依旧担当着瓦诺集团的副总裁,虽然佛系了不少,可是对于陆湛庭而言,也是添了一员虎将。至此,似乎每个人都有了归属。唯独她与苏恒之间,似乎自从那一次吵架过后,便别扭的处着。苏恒觉得何思瑾不够爱自己,只是在勉强凑活,单纯报恩。何思瑾又觉得苏恒只是看自己可怜,爱意也未必浓烈。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,彼此牵挂的两颗心,是无法忽视的。他会因为收不到她的晚安,彻夜难眠。她也会因为他简短的两个字“在忙”,胡思乱想。误会,日积月累。就这样,别别扭扭的样子,让两家长辈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苏老太太也催促着苏恒上门提亲早日完婚,事实上两家也的确商定了不少细节。偏偏,何思瑾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拒绝了苏恒的求婚。苏恒本就是个傲娇鬼,他只是以为对方没有想要嫁给他的意思,而且平常她又总是大大咧咧的,以兄弟相称。暗恋十多年的长跑,最终还是被她一句兄弟结束。他的自尊心大受打击,只是冷冷的咬着后槽牙,收起求婚的戒指,表示不着急。见他嘴硬说着不急,何思瑾又哪里是个肯吃亏的主儿呢。虽然她只是小小的傲娇一回,只是想多听听他的甜言蜜语,可是这个狗男人行动上做的多爱她,语言上就表现的多匮乏。两个人在一起以后,他就连一句“我爱你”,都好像说的特别难为情。他对自己的好,仍旧像是没有告白之前的模样,刺激的她一次次在他面前强调“哥们儿”的身份。明明看着他每次都暗戳戳气的牙痒痒,可偏偏那嘴巴就像是被502胶水给糊上了似的,怎么也撬不开。一边生着闷气,一边点头赞同:“哈哈哈,对啊,咱俩可是铁哥们儿。”一句“铁哥们儿”,也不知道堵了谁的心眼。反正,何思瑾是耐不住了。她作天作地的闹分手,分手两个字就像是家常便饭的挂在嘴上。而苏恒,除了倔驴脾气和她犟嘴,要不就是顺着她,即便是闹分手也答应。哪怕转头第二天,她就嚷嚷着要复合,也依旧顺着她。可是,暗戳戳的爱,也是需要回应的啊。她只是想听他亲口表白一次,认真说一句情话而已。他也只是希望她能够稳稳当当的陪在自己身边,做什么都有他爱护而已。偏偏,有些误会就像是生长在心间的杂草,那些不甘心和怨怼的情绪,成了浇灌杂草的养料,失望和难过渐渐堆积,让他们在爱里渐渐的失去对方的身影。两年的纠缠。何思瑾有些累了。这两年,她甚至忘了曾经为了谢州哭的死去活来,也忘了一度掏心掏肺的宋家宁。蓦然回首,她终于认清,心里最爱的,还是一开始带给她悸动和怦然的人啊。可是纵然她满心满眼的都是苏恒,又怎么样呢。他好像也没有那么在乎自己。她没有勇气,也没有精力去闹了。翻完年,已经二十八岁了。何思瑾提出最后一次分手,并且表示要跑去国外做生意。这两年,她把沈星辰也烦的够呛,陆湛庭在努力的给自家老婆找医生治疗受孕的事情,自然也对她无暇顾及。所以,听说她要出国,也只是象征性的挽留了一下。毕竟,以他们这些人的身份和能力,想见她也不过是抽空飞去美国而已。因此也算鼓励。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是不是最后一次闹脾气,只是想要离开这片令人厌烦的土地,找个地方清净一下罢了。或许,离开了苏恒,他才能看得清自己的内心吧。和宋家宁断干净,她哭了,和谢州说再见,她也哭了。离开苏恒,她却哭不出来了。那种失望透顶,又不舍至极的感觉,实在是撕心裂肺。可是,骨子里的骄傲,让她坚持着没有哭。或许,她本来就和他不太合适吧。然而,谁又能像他一样,一成不变的懂她,宠她呢。

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