妹妹小说网

妹妹小说网>无限婚约:冷总花式宠妻 > 第三章:想让冷夜寒做弃夫(第1页)

第三章:想让冷夜寒做弃夫(第1页)

第三章:想让冷夜寒做弃夫冷夜寒结婚的消息,以光速传播开来。C市整个上流圈的人,前赴后继地前来贺喜。苏姌游刃有余地应付前来道贺的豪门阔太们,举止投足之间,皆显大家风范。“奶奶,大哥大嫂真般配!”苏姌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精致美人,像冷心雨这种资深颜狗,自然心悦诚服于她的逆天颜值里。“你大嫂,可是我从万千花丛中选出来的花王!”冷老夫人眼角的鱼尾纹都带着骄傲。融洽的气氛,被一道清甜的声音打断。“奶奶,她一个农村出生的人,竟然能够从容应对这么多的上流人士!这女人,可真不简单呐!”说话的是,冷家二少爷冷沐阳的未婚妻——秦楚楚。“姌姌不顾危险,当众帮我脱困,足以证明她是一个有气魄的人!”提及苏姌,冷老夫人的眼底尽是藏不住的喜欢。这让秦楚楚嫉妒不已!秦家与冷家世代交好,她与冷夜寒是青梅竹马,感情甚笃。但冷老夫人对她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态度。她想不通,她究竟哪里不如这么一个乡野丫头了?“这不是气魄,是心机!这女人城府极深,她嫁入冷家,冷家自此以后怕是难以风平浪静了!”秦楚楚满脸担忧地说。心悦之人被居心不良的人不断抹黑,冷心雨冷笑开怼:“二嫂!你在嫉妒大嫂吗?你是嫉妒大嫂那无人可比的盛世美颜?还是嫉妒她能靠大哥那么近呀?”人群中的苏姌,风姿绰绰,光彩夺目。淡雅的妆容,衬得她肌肤莹白如雪,也将她的五官雕琢的精致迷人。而她那身端庄优雅的纯白色西装裙,与冷夜寒身上的黑色西装,相得益彰。两人携手站在人群中,无论是颜值,还是气质,都是那般登对!秦楚楚几乎就要堕入嫉妒的洪流之中,无法自拔。凭什么她处心积虑想要得到的宠爱,苏姌这个陌生女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?秦楚楚心底越气,面上越是笑意盈盈,“上了岁数的人,总容易被乱花迷了眼!我只是好心提醒一下奶奶,别无他意。”冷心雨可不吃她这套,挑衅道:“二嫂有多余的闲心,请都花在我二哥的身上吧!毕竟,他是为了你,才会失去一条腿的!”冷心雨的话,犹如一根钢针扎在了秦楚楚的心口。可当着众人的面,她又不能发作,只能揣着一肚子的火气上楼。夜幕来临时,宾客才散尽。在冷老夫人的吩咐下,冷夜寒带着苏姌回他们的新房。触目可及的大红色,在彩色灯光的映照下,透着诡谲的气息。倏地,耳旁传来一道魔鬼沉吟般的声音,“说吧!接近我奶奶,有什么目的!”苏姌早猜到冷夜寒会质问自己,因为越是有钱人,被害妄想症越重。男人眼神仿若透视仪,苏姌一秒都不敢与之对视,她摸了摸鼻子说:“如果我说,什么目的都没有,你信吗?”“不信!”冷夜寒说话的语气,寒凉刺骨,仿若刚从冰窟走出来的冰人。不动则已,一动寒意暴掠全球。与强者硬来,是弱智所为。苏姌嘴角含笑道:“我去天涯海角,确实是为了寻找另一半的!但是我绝对没有要故意接近奶奶的意思,因为今日之前,我压根不知道C市有一个名叫冷夜寒的男人!”“呵呵!”冷夜寒凉飕飕地冷笑一声,眸光愈发冷锐。他冷夜寒可是C市赫赫有名的商业奇才,网络媒体上,时常会报道一些与他有关的新闻。他在C市的名气,比那些大腕明星都高!可这个女人竟然说她不认识他?!当他是弱智?还是她根本就是个无脑儿?冷夜寒锐利的眸光,紧扣在苏姌的脸上,却找不到一星半点撒谎的痕迹。心机如此深沉,难怪奶奶会上当受骗!冷夜寒冰冷的眼神中,泛着压迫人心的凉薄,苏姌可不想被他盯成冰雕。又道:“冷先生,实话和你说吧!我最近遇到一件棘手的事情,急需用已婚身份去解决!”“我打算随便找个男人结婚的,没想到会遇见奶奶,更没想到会嫁给你!所以请你放心,等我解决掉私事之后,一定会主动提出离婚,绝不让你为难!”冷夜寒猜测过各种可能,独独没想到苏姌故意接近冷老夫人的目的,竟然只是纯粹缺了个冒牌丈夫?其实苏姌愿意离婚,冷夜寒是万分高兴的,但想到自己被人利用了,他就觉得窝火。冷夜寒额角青筋突突一跳,声音愈发冷寒,“所以,你是在利用我?”冷夜寒在心底发誓,苏姌若敢承认,他绝对会拧断她那纤细的脖子!“嗯!”顶着重压,苏姌点点头。冷夜寒眸光极冷道:“知道利用我的下场吗?”在看见冷夜寒眼底一晃而过的嗜血光芒时,苏姌真怕他会摇身一变。变成一个长着獠牙的吸血鬼,一口气咬住她的脖子,吸干她一身的血液。脖颈处一阵发凉,苏姌无意识地缩了缩脖子说:“那,那个!冷先生,请你冷静一下!等我解决掉私事之后,给你一大笔钱,作为补偿,如何?”苏姌深知冷夜寒这样的豪门世家,必然看不上小钱,所以她特意重咬‘大’这个字。冷夜寒真是要被气笑了!他堂堂冷氏总裁,需要为了金钱而出卖自己的婚姻吗?“想用金钱让我做弃夫?呵!苏姌,你真敢说!”依旧是冰冷刺骨的声音,冻得苏姌耳廓疼。有眼睛的人,都知道冷夜寒生气了。不都说越没本事的男人,脾气才会喜怒无常吗?面前这位是怎么回事?苏姌小心翼翼地问,“那么,请问冷先生想要什么样的补偿?”冷夜寒凝眸静默,仿若在斟酌什么。少顷。他如利刃般的薄唇,勾勒出一个戏谑而又邪魅的笑,“肉偿,如何?”呵呵!当她是未经人事的小女孩,随随便便就能吓唬到?“好啊!”话落,苏姌纤细手指轻轻一勾,就解开了西装裙领口的一粒纽扣,然后猝不及防地将冷夜寒推倒。她很肯定,冷夜寒对她没兴趣。因为无论是面对亲人们,还是宾客们,他虽与她举止亲昵,可分寸上都拿捏得死死的。

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