妹妹小说网

妹妹小说网>无限婚约:冷总花式宠妻 > 第九章:男人是催老剂、催命剂(第1页)

第九章:男人是催老剂、催命剂(第1页)

第九章:男人是催老剂、催命剂她隔岸观火,隐约之间,仿若看见火光之中,有什么在攒动。她想要看的清晰一些,于是向前几步。陡然间。一辆燃着火焰的车子,迎面疾驰而来。她吓得尖叫出声,整个人抖如筛糠。冷夜寒向来浅眠,所以当苏姌因恐惧而颤抖身体时,他就醒了。陷入噩梦之中的苏姌,在喷火的车子逼近之时,她下意识伸手去推。梦境中,她双手碰触到滚烫的车体,却感受不到半点火烧的灼热感,只能听见肉被火烧的“滋滋”声。现实中,她双手陡然用力推搡着挂在床边的冷夜寒。感受到阻力后,她又双脚乱踹。“这该死的女人,人丑,心坏,就连睡相也这么惨不忍睹!”冷夜寒就要毫不怜香惜玉地推开苏姌时。苏姌蜷缩如被抛弃的小猫咪般,一动不动。几不可闻的啜泣声传来,好不可怜!冷夜寒垂眸,视线定格在身体不停颤抖的苏姌身上,握着她肩膀的手,迟迟未动。她眼角滚落的泪水,在月光的映照之下,泛着丝丝悲凉之气。而她樱红的小嘴,正呓语着什么。冷夜寒鬼使神差地凑近几分,想要听清楚,却被苏姌冷不防地抱住脖颈。她翻身趴在了他的身上,像一只八爪鱼似的,将他死死缠绕着。冷夜寒试图扯开苏姌,一滴清凉的泪水,落在他裸露在外的胸膛上。她的脑袋,重重地压在他胸膛上。终于。他听见了她在说什么。“爸妈,我被一个叫冷夜寒的男人欺负了,你们在天有灵,一定要帮女儿报仇!”闻言,冷夜寒一秒气炸。他不再手下留情,用力拽扯着苏姌,无情地,将她丢在床边,还不给她盖被子。冷夜寒气闷地背过身去,他发誓,如果苏姌再乱动吵醒自己,他一定会把她丢出门外。大概是被梦魇折磨的精疲力尽,苏姌后半夜睡得很老实,冷夜寒对此感到非常满意。苏姌一觉睡到天亮,看见身上的被子,她睡意惺忪的眸底,满是不解之色。昨夜,她被冻醒过。她看见冷夜寒将自己裹成粽子,担心惹怒冷血暴君,她没有去拽被子,而是用被单盖住自己。浴室方向传来稳健的脚步声。苏姌抬眸望去,便看见刚沐浴完的冷夜寒。昨日之前,她或许还能像个正常女孩一样,在看到冷夜寒那一身肌肉时,犯犯花痴,脸红什么的!可现在,那满满都是诱惑力的肌肉,在她看来,还不如被煮熟的鸡肉!最起码,鸡肉能吃,而冷夜寒的肌肉,她连看都懒得看一眼!苏姌恍若未察觉冷夜寒的存在,自顾自地掀开被子下床,走进衣帽间,拿出一件红如火焰般的长裙。冷夜寒眸色沉沉地斜睨一眼苏姌窈窕的背影,注意到她微跛的脚步,他蹙了蹙眉。捕捉到她浑身散发出来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傲之气时,他莫名心生几分烦躁感。这该死的女人,总能轻易挑动他的情绪!与此同时,楼下餐厅内。秦楚楚的惊呼声,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。“奶奶!你快看看今日头条!”冷心雨就看不惯秦楚楚故弄玄虚的样子,有什么话,就不能痛痛快快地说出来吗?她白了眼一脸发现惊天秘闻的秦楚楚,撇撇嘴,表示出对她的不屑!“冷氏总裁夫人青天白日与花甲老人开房厮混!离开时,身裹床单!”冷老夫人逐字读出标题,声音因为气愤而颤抖。“标题党真恶心!”冷心雨也相当恼怒,恨不能将幕后主使者揪到跟前,一顿爆揍。苏姌走到楼梯口时,就听见冷老夫人气恼不已的话,她脸色煞白,手紧握住栏杆。赵骁企图利用花甲老人羞辱苏姌的事情,苏姌并没有说出来。她不说出来,一是不想节外生枝,二是不想冷老夫人更加难过。“奶奶,我瞧着这身形体态,倒与大嫂有几分神似?”秦楚楚状似不经意地说,话语耐人寻味。“你什么意思?”冷老夫人看着秦楚楚的眼神里,透着几分冷漠与疏离。这老不死的东西!竟然为了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女人,用这种眼神看着她?天之骄女般的秦楚楚,何曾受过这般冷眼?她气得差点原地爆炸了。她自知没有与冷老夫人叫板的资格,只能忍气吞声。“大嫂出生于农村家庭,天性纯良简单,我担心大嫂被有心之人利用了!毕竟C市上流圈,有很多人都巴望着冷家能闹出洋相,不是吗?”秦楚楚拿冷家说事,她就不信区区一个苏姌,在冷老夫人的心里,能比得过整个冷家的名誉!“多谢弟妹的关心!农村人确实纯朴简单,但是并不蠢!”苏姌翩然而至,与秦楚楚仅有几步之遥。“大嫂,你曲解我的意思了!”秦楚楚满脸被误会的表情,几乎就要哭出来了。“我只是阐述事实,并没有说你说我蠢啊!莫非弟妹心里是这么想的?所以我随口的一句话,就让你草木皆兵了!”苏姌道。那对如同清泉般的眸底,无波无澜。但就是这样的她,竟然让秦楚楚感受到了压迫感!秦楚楚更气了。凭什么一个乡野丫头都能骑在自己的头上,对自己指手画脚?秦楚楚注意到了楼梯上的尊贵身影,直接泪流满面,委屈至极地说:“大嫂,我没有!”苏姌就觉得奇怪了,被污蔑被毁名声的人,明明是她,秦楚楚委屈个什么劲?“老寒!有人拿昨天的事情污蔑大嫂!”冷心雨非常了解秦楚楚的那些小把戏。她挺身站出来,断掉了秦楚楚在冷夜寒面前,卖弄可怜人设的机会。“已经处理了!”冷夜寒面无表情道。他根本不在意苏姌被人传成什么样子!但是为了冷家的名声,他已经派人去处理那些帖子了。苏姌跛着脚走过去,姿态亲昵地牵住冷夜寒的手,笑意盎然地看着他说:“夜寒说得对!清者自清!”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特有馨香,让冷夜寒联想到昨夜,在他怀里不停颤抖,泪流不止的她。望着处事泰然的苏姌,冷夜寒不禁怀疑昨夜的那一幕,是他做的梦!冷夜寒审视的眼神中,透着令人心慌意乱的锐利冷芒。可苏姌却毫不畏惧,就这么迎着他冻人的视线,嘴角笑意愈发灿烂。这样‘温馨’的一幕,倒是冷老夫人乐意看见的,她笑呵呵地说:“心雨啊!你可得努力了!否则天天早上都嗑糖,人未老,牙就不行咯!”“男人是催老剂、催命剂!我可不想将女人最美好的岁月,葬送在男人的手里!”因为身边婚姻幸福的女孩,为数不多,所以冷心雨对爱情,并没有任何憧憬。更何况当初,还发生了那件不好的事情!冷老夫人倒也不与冷心雨抬杠,反正她坚信,她家心雨这么优秀的大白菜,迟早会有猪凑过来拱的。餐桌上。苏姌对冷夜寒依旧热情满满,冷夜寒虽绷着张死人脸,却并没有拒绝她的热情。这令秦楚楚心头无比恼火,她气得没吃几口就离席了,走到花园里打电话。“赵骁,你竟敢自作主张乱发苏姌的照片到网上?你当真不怕引火烧身吗?蠢货!”秦楚楚不分青红皂白,直接开骂。赵骁心底有气,却不敢与秦楚楚作对。毕竟秦楚楚娘家背景强大,而她还是冷家的二少奶奶!“我的小姑奶奶啊!我现在就剩下半条命了,哪还有精力搞事啊?”如果能穿越时光,赵骁真想回到遇见苏姌的那一刻。然后,他拼了一条命,都要远离苏姌这个可怕的女人!秦楚楚微愕,“肯定是你那帮狐朋狗友干的好事!”“我没发话,他们不会乱来的。”赵骁笃定道。不是赵骁?那么会是谁呢?难道是赵骁找去侮辱苏姌的那个糟老头子?秦楚楚害怕冷夜寒调查这件事情,最终将自己牵扯进去,忙问,“那个老头呢?”“这件事情,我会处理好的,你放心!”那个老头是赵骁的毕生耻辱,他想尽一切办法,都不会让他好过。挂断电话,秦楚楚扯掉一株盛开艳丽的花儿,扔在地上,泄愤般地用脚狠狠碾压着。她从花园里绕到后院,从后门回房。她一刻都不想看到苏姌!她走后,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出现了。他弯腰拾起被秦楚楚蹂躏践踏过的花,嘴角绽放开出一个,和煦如冬阳般的笑容。

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