妹妹小说网

妹妹小说网>无限婚约:冷总花式宠妻 > 第十三章:她还在床上小三就来了?(第1页)

第十三章:她还在床上小三就来了?(第1页)

第十三章:她还在床上,小三就来了?再回冷家老宅,苏姌仍有种做梦的不真实感。她怎么都不敢相信她竟然会如此轻易地,就接触到了这座城市最最最顶流的豪门家庭。“大嫂!欢迎回家!”冷心雨将火盆放地上,送上一个热情似火的拥抱,然后挑眉看向冷夜寒,“老寒,大嫂腿脚不便,麻烦你抱着她,跨火盆,去霉运!”“不用,我可以的。”苏姌杵着拐杖,一瘸一拐地走着,但还没走两步,就被人自身后打横抱了起来。冷心雨见状,赶紧上前帮忙拿着拐杖。她瞥见站在院子里,正用怨毒眼神,看向这边的秦楚楚时,她高声欢呼道:“哇塞!大哥男友力爆棚啊!大嫂,你可真幸福呢!”冷夜寒抱着苏姌往家门口走,期间与秦楚楚擦肩而过,却看都没看她一眼。秦楚楚眸中泛着忧伤的光芒,她不甘心地看着冷夜寒,心中默念道:夜寒,回头!回头看看我!求你!然而,直至冷夜寒的背影,消失在门口,他都没有回头。冷心雨经过秦楚楚身侧时,故意撞了下她,她脚步趔趄,心中怒意暴增。冷心雨察觉到身后有两道吃人的眼神,蓦地驻足转身,成功捕捉到冷心雨未来得及收敛的丑陋表情。“果然!嫉妒使人面目全非!秦楚楚,你现在的样子,真是丑爆了!”秦楚楚真想不顾一切地冲过去,将冷心雨扑倒在地,抓花她那满脸的骄傲与自负。但冷心雨在冷家地位极高,绝不是她能够招惹得起的!所以她只能拼尽穷荒之力,控制住快要失控的情绪。“心雨,你在说什么呢?我怎么听不懂?”秦楚楚扯了下嘴角,装傻充愣。冷心雨挥了挥手里的拐杖,一脸嫌弃道,“你这一笑,更是丑得像夜叉了!拜拜,我先走了,免得晚上做噩梦。”说完,冷心雨像是身后有鬼似的,狂奔离去。秦楚楚气得在原地直跺脚,她张牙舞爪的样子,落入姗姗来迟的冷老夫人的眼中。冷老夫人好似没看见一般,径直从情绪濒临崩溃的秦楚楚身边走了过去。秦楚楚注意到冷老夫人的存在,连忙停了下来,放松浑身肌肉,笑着打招呼,“奶奶。”冷老夫人只是淡淡应了声,半点多余的表情都没有。她冷漠的态度,犹如一根带毒的针,狠狠扎进秦楚楚的心坎里。老东西!这世上天天都有人死,为什么你不去死啊?是夜。苏姌闭目躺在床上,开启数绵羊模式。半睡半醒之间,门口传来一阵窸窣声响,没多久,门好像被人推开了。轻盈的脚步声,扰得苏姌心头一阵烦闷。她向来有起床气,没睡好的时候,脾气超级无敌大。“冷夜寒,你大半夜不睡觉就出去!别在这里,妨碍我睡觉!”苏姌含糊不清地说,声音里尽是不满的情绪。冷夜寒还没睡着,所以当门口有动静时,他就有所察觉。他之所以没有及时制止,就是想借机会,不给苏姌睡觉。因为她才刚睡着,这张三四米宽的大床,已经被她霸占去了三分之二。谁能想到,他堂堂冷氏总裁,每晚只能挂在床边?苏姌嘟哝了一声,用力扯过被子,蒙住脑袋,隔绝噪音。因为彼此距离很近,冷夜寒清晰地听见了苏姌说的话,他引以为傲的自控力,再次崩塌。如果不是脚步声越来越近,冷夜寒绝对会一脚踹苏姌下床。“夜寒~”秦楚楚软绵无力的娇嗲声中,带着一丝哭腔,分分钟都能勾起男人怜香惜玉之心。“有事?”冷夜寒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苏姌身上,并未留意秦楚楚对自己的称呼。殊不知,秦楚楚因为他没有纠正她对他的称呼,而心头小鹿乱撞。看来夜寒和她一样,一直都在刻意压制着内心的真实情感!他们这对苦命鸳鸯,实在是太惨了!秦楚楚眼神恶毒地剜了眼蜷缩在被子里的苏姌,收回视线,她十分伤心地问:“既然你不爱她,为什么和她各种秀恩爱?”“这不是你该管的!”冷夜寒语气依旧冰冷无温,仿若一具没有情感的冰雕。其实,被褥底下的苏姌,已经清醒。她之所以用被子蒙住脑袋,就是怕被人发现,她醒了。听到秦楚楚用深情款款又充满怨气的语气,同冷夜寒说话时,她认定了这两人之间,有奸情!她有些同情对秦楚楚温柔备至的冷沐阳!突然,身后传来一阵骚动。“夜寒~别推开我,求你!我已经好久好久,没有抱过你,没有感受到你的体温了!”妈呀!他们俩睡过了?冷沐阳真可怜!她也好可怜,才结婚就是绿帽子协会的会长了!但愿冷夜寒别禽兽到,不顾及她的存在,和秦楚楚现场直播滚床单。苏姌祈祷着,身后动静陡然变大。苏姌真想掀开被子,怒吼一声:“你们俩当我死了吗?”伴随着‘砰’的一声,冷沐阳出现在房门口,声音依旧和煦如冬日暖阳,“楚楚,你喜欢和大嫂聊天,也不该半夜来叨扰呀!”在门被推开之前,冷夜寒已经推开了秦楚楚,并用毫无温度的眼神,凝视着她。黑夜之中,冷夜寒眸底泛着的冷芒,清晰可见,很是瘆人。秦楚楚被推的措手不及,险些摔跤。她站稳后,触及冷夜寒的冷眸时,她心口一痛。就因为她现在是冷沐阳的未婚妻,所以她连碰他的资格都没有了吗?她苦笑,在听到冷沐阳的声音时,她转身笑意盈盈地迎上去。“白天休息太久,晚上睡不着,就想来找大嫂聊聊,可大嫂也睡着了,我这正准备回去呢!”秦楚楚推着冷沐阳走出房间,顺手关上门。室内又恢复了宁静。苏姌心里万般不解,冷沐阳为什么如此轻易地相信了秦楚楚的话?她与秦楚楚关系如何,他又不是不知道?秦楚楚哪能大半夜跑来找她聊天?“人都走了,还装睡?”什么鬼?装睡被发现了?等等!既然他知道她装睡,还和秦楚楚抱成一团?这也太羞辱人了吧?苏姌想着,心底还真升起一股无名之火。她翻了个身,拒绝与冷夜寒废话!苏姌带着怒意入眠,夜里梦魇连连,以至于次日醒来时,头昏脑涨。餐桌上。苏姌一改先前几日对冷夜寒的亲昵,自顾自地吃着,气氛有几分古怪。“夜寒,姌姌受了伤,你怎么能让她自己剥鸡蛋呢?”冷老夫人意有所指道。冷夜寒不想冷老夫人继续操心自己的事情,将苏姌手里,即将剥完的鸡蛋拿走。“不用了,奶奶,我伤的是腿,不是手。”苏姌又从冷夜寒手里夺回鸡蛋,三下五除二剥完鸡蛋,整个塞进嘴里。她才不要这个男人,拿碰过其他女人的手,给她剥鸡蛋,她怕她会恶心的吐出来。

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