妹妹小说网

妹妹小说网>无限婚约:冷总花式宠妻 > 第十八章:突然想离婚了(第1页)

第十八章:突然想离婚了(第1页)

第十八章:突然想离婚了!冷夜寒事不关己的冷漠态度,让苏姌很是恼火,气得跳下床。“冷夜寒,如果是你心爱的女孩,一次次遭遇这种可怕的事情,你还能这般心安理得地包庇赵骁吗?”对上冷夜寒凉薄无温的眸子,苏姌暴躁的情绪,逐渐平复下来。浑身的力气,像是被什么抽空了似的。苏姌跌坐在床沿,唇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。“呵呵,我和你大喊大叫,浪费力气干什么?你们这些自诩高人一等的富家子弟都是一个样子!只会把女孩当做玩物,肆意践踏!”“行了,你走吧!我自己回去!”苏姌突然想离婚了!但想到苏耀光会趁机给她和苏大强领结婚证,她心底就一阵恶寒!冷夜寒从不知道,被人误会的滋味,竟是这般的难受。他蠕动了下,犹如利刃般的薄唇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,最终他迈开优雅从容的步伐离开了房间。苏姌趴在床上大哭了一场之后,抑郁的心情舒服多了。她在寻找装钱的信封时,发现身上的衣服,薄如蝉翼,近乎透明。不知为何,冷夜寒阻止她掀被子的动作,浮现在她的脑海中。所以他不是阻止她过去教训赵骁,而是不想她走光?等等!他们俩是假夫妻,她走不走光,与他有什么关系?苏姌甩了甩头,不让自己浪费精力在这件事情上,反正冷夜寒是无论如何,都不会对她动心!她只要牢记这点就行了!苏姌换好衣服出门,门外早已没了冷夜寒的身影。当然,她也没奢求冷夜寒会等自己,所以内心毫无波澜。她刚走出豪爵帝国大门,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走过来,态度恭敬地说:“夫人,冷总让我送你回家!”“好,谢谢!”苏姌是很不想领冷夜寒这份情的,但她现在身无分文,不得不顺应形势。冷家老宅。“姌姌,你可真是快要吓死奶奶了啊!”冷老夫人急红了眼睛,无比激动地握住苏姌的手。“对不起,奶奶,我又让你担心了!”苏姌心头无比温暖,她一把抱住冷老夫人,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。冷老夫人追问了苏姌的去向,苏姌并没有如实回答。因为她实在是不忍心,让上了年纪的冷老夫人,一再因为她的事情而大动肝火。暮色笼罩了喧闹的城市,万物静籁。大概是白天受到了惊吓,苏姌翻来覆去,久久无法入眠。苏姌翻身下床,打算下楼去喝点红酒。走到转角处,一道黑影立于楼梯口,吓得苏姌差点甩掉拐杖而逃。冷夜寒还没回来,秦楚楚站这里,是在等他,却没想到会等来了苏姌。听到苏姌因惊恐而发出来的倒抽气声,秦楚楚笑问,“大嫂这是做了什么亏心事?竟然吓成这样?”每次看到苏姌,秦楚楚内心的嫉妒,就会泛滥成灾。因为苏姌不费吹灰之力,就拥有了她做梦都想得到的男人!“遇到这种状况,只有鬼不怕!”苏姌回以微笑道,随后与秦楚楚擦肩而过。秦楚楚刚伸出手,想推倒苏姌时,一束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。苏姌刚走进厨房,冷夜寒出现在大门口,一身黑衣的他,逆光而来,犹如魔王之子。听到脚步声,苏姌知道冷夜寒回来了。但此时,她没心情扮演一个为了讨好丈夫欢心,什么都不愿意做的女人。她自顾自地倒了杯红酒,细细品味。红酒的芬芳,环绕在唇齿之间,清香怡人,叫人心情莫名感到舒畅。难怪有人说,酒能解千愁!真是名不虚传!苏姌突然想要一醉方休,然后倒床呼呼大睡。她又给自己斟了满满一大杯的红酒,还没来得及送进口中,酒杯就被人夺走了。伴随着‘啪’的一声,厨房内一片光明。苏姌看见了,那张她现在最不想看见的脸!“你干什么抢我酒?”“这瓶红酒度数高,不能这么喝!”冷夜寒看着小脸酡红的苏姌。好吧!难怪她只喝了一小杯,就有点眩晕感!“我想喝就喝,不要你管!”苏姌伸手抢夺。冷夜寒高举酒杯,哪怕她踮起脚尖,也够不着分毫。联想到遇见冷夜寒之后,他对自己的各种刁难。苏姌越想越气,她卯足了劲,单脚跳了起来。虽然另一条腿,受伤不严重,可也经不得这般剧烈运动。苏姌跳了几下,小腿处传来抽筋般的疼痛感,她身体陡然倾斜向一侧。她不乞求冷夜寒会出手相助,只能认命地闭上眼睛,静等疼痛的到来。腰部陡然传来一阵强劲有力的力道,苏姌吃惊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冷峻脸庞。冰雕阎罗王竟然救了她?天哪!她宁愿相信世上有鬼,也不信他会这般好心!他肯定在动什么歪心思!如是想着,苏姌抄起拐杖就朝冷夜寒的头上砸去。冷夜寒捕捉到苏姌眼神的变化,但为时已晚。脑门传来一阵疼痛感。冷夜寒从未见过如此不知好歹的女人,气得他将苏姌抵在锅台上,并用力扯掉她手中的作案凶器。苏姌被冷夜寒眸底迸出来的肃杀之气给震慑住了,她无限惊恐地抓住冷夜寒的衣摆,想要阻止他前进的脚步。“你,是第一个敢动手打我的人!你说,我该如何惩罚你?!”冷夜寒嘴角勾起嗜血的冷笑,看得苏姌头皮直发麻。将二人之间的冲突,尽收眼底的秦楚楚,无比兴奋地将这个消息,告知了冷老夫人。冷老夫人批了件外套,在秦楚楚的搀扶之下,下了楼。“夜寒,你为什么欺负姌姌?”冷老夫人一开口就是维护苏姌,这让秦楚楚万分不爽。但只要想到冷夜寒对苏姌的宠爱,即将被拆穿,她就无比兴奋。亏得冷老夫人及时出现,否则冷夜寒的双手,已经握住苏姌纤细的脖子了。冷夜寒听到声音,冷着脸说,“祸是你闯的,该为此付出代价的人,只能是你!”男人低沉如魔鬼沉吟般的声音,让苏姌心头一阵慌乱,她刚想问他干什么。他那双伸向她脖子的手,一手抬起她的下颚,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,以吻封缄。他们所处的位置,恰好正对着门,所以冷老夫人和秦楚楚走下楼梯,就能看的清清楚楚。这样的温馨旖旎的画面,与秦楚楚描述的,大相径庭。冷老夫人人老了,反应有些迟钝,要不是胳膊上传来一阵痛意,她还在欣赏小两口接吻的甜蜜画面。“楚楚,你掐我做什么?”冷老夫人因疼痛而回过神,用审视犯人般的眼神,看着秦楚楚,“还有,你不是说夜寒和姌姌在吵架吗?”

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