妹妹小说网

妹妹小说网>无限婚约:冷总花式宠妻 > 第十九章:被他的青梅挑衅了(第1页)

第十九章:被他的青梅挑衅了(第1页)

第十九章:被他的青梅挑衅了!秦楚楚在搀扶着冷老夫人下楼时,脑子里编织了许多苏姌被冷夜寒教训的画面。所以当她看见冷夜寒拥吻苏姌的画面时,她大脑组织差点就爆炸了。铺天盖地的嫉妒,让秦楚楚忘记了她此时置身于何地,她身侧站着何人。她缓缓握紧拳头,掐住了冷老夫人的胳膊,都浑然不知。直至冷老夫人小声质问她,她才吓得连忙松手,小脸上写满了无措与歉意。“奶奶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?我一觉醒来,准备下楼喝水,却见大哥和大嫂正争辩着什么?大哥还摔了酒杯和大嫂的拐杖!”“奶奶,我说的都是真的!我没有撒谎!我刚刚实在是太害怕了,所以才会掐你!奶奶,对不起,对不起!”秦楚楚抬高声音,想以此来制止冷夜寒与苏姌接吻。但是厨房里的冷夜寒,正在玩狩猎游戏。苏姌的极力抗拒,勾起了冷夜寒的征服欲!除非苏姌服软,否则冷夜寒绝对会吻到她怀疑人生。苏姌听见了秦楚楚的声音,得知她被冷夜寒强吻的画面,被人撞见了。她恼羞成怒之下,给了冷夜寒一口。冷夜寒的驯服计划,失败了!“楚楚,你嚷嚷这么大声音做什么?”自家孙子的好事被人破坏,冷老夫人很不高兴。秦楚楚耸拉着肩膀,身体微微颤抖着,好似受到了极大的惊吓,“对不起,奶奶。”“够了!别再装无辜和卖弄可怜了!”冷老夫人着实受不了秦楚楚的这些手段,“秦楚楚,你若还想留在冷家,我奉劝你今后,别再搬弄是非,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!”冷老夫人旁若无人地说出那些绝情的话,字字句句都犹如针尖,扎在秦楚楚的心口。秦楚楚气得浑身发颤,血液沸腾。她想不通,她究竟哪里不如苏姌那个乡下妹了?论家世背景,她甩苏姌几个宇宙!论样貌品行,她也不比苏姌差!论学识,她是名牌大学毕业生,而苏姌只是一个连初中都没读完的小垃圾!如此鲜明的差距,为什么冷老夫人对她那么不屑一顾,对苏姌却另眼相看?一定是她老眼昏花了,一定是!否则她堂堂秦氏千金,哪里比不上一个乡下妹?“奶奶,我真没有撒谎!你不信,可以问大哥!”秦楚楚哭着跪在了地上。冷夜寒和苏姌听到动静,一前一后地走出来。“弟妹,你在胡说些什么呢?我和夜寒好着呢,怎么会吵架呢?”苏姌弯腰扶起哭的梨花带雨的秦楚楚。“可,可是大哥刚才分明摔东西了!”秦楚楚哽咽道。“这真是误会大了!弟妹,你真该看完所有的经过,再考虑该不该去叨扰奶奶!”苏姌笑容满面地挽着冷夜寒的臂弯,抡起拳头,朝他胸膛捶了一拳,娇嗔道:“我都说不能再厨房亲亲,你偏不听!这下好了,那闹这么大的乌龙!”“行了,这件事情到此罢了!姌姌,楚楚,你们回房吧!夜寒,你留下,我有话和你说!”机智如冷老夫人,哪能看不出来苏姌和冷夜寒在玩什么把戏?“大嫂,你的拐杖坏了,我送你回房吧?”秦楚楚自告奋勇道。“好!”苏姌没有拒绝,她知道秦楚楚要搞事,正好,她也有话要和秦楚楚说。一上楼。苏姌先发制人,“沐阳知道弟妹一心牵挂着我的丈夫吗?”秦楚楚挑了挑眉,“呵呵!既然你知道,我也就不兜兜绕绕了!我和夜寒是青梅竹马,如果不是你和冷沐阳横插一脚,我们俩已经结婚了!”原来是青梅竹马呀?难怪感情那般深厚!他们既然是青梅竹马,秦楚楚又为什么会和冷沐阳成了未婚夫妻?难道是冷沐阳横刀夺爱?还是秦楚楚本就是朝秦暮楚之人?苏姌突然对这三个人之间的事情,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不过她不会蠢到问秦楚楚。“你确定没有我和沐阳,你就能和夜寒在一起?”苏姌脸上带着笑容。“对!”秦楚楚笃定道。“是吗?那为什么夜寒从未在我面前,提到过你?就好比刚才,你跪在地上,如果不是我扶你起来,哪怕你跪到天荒地老,夜寒也绝不会伸手扶你!”苏姌就看不惯秦楚楚自信满满的样子,故意说话膈应她。“越是珍贵的东西,越是舍不得拿出来与人分享!你以为夜寒不扶我起来,是不在乎我的表现吗?我告诉你,恰恰相反!他知道他扶我起来,会惹怒奶奶,他怕奶奶迁怒于我,所以不得不忍着痛袖手旁观。”秦楚楚满脸都是胜利者的微笑。这倒是挺符合冷夜寒那个心机男的作风?苏姌想到冷夜寒一边爱着秦楚楚,一边还理所应当地亲吻自己,胃里就一阵翻涌。“行吧!你赢了!我困了,先回去睡觉了!”苏姌一挥手,转身走向卧室方向。苏姌妥协的行为,在秦楚楚看来,却满满的都是挑衅。她双拳紧攥,眼底是毫不掩饰的愤懑。苏姌,走着瞧,看我们谁能笑到最后!在酒精的作用下,苏姌一觉睡到大天亮。洗漱完毕,因为没有拐杖,她只能扶着墙壁,一瘸一拐地走着。还没走几步,身后传来冷沐阳的声音,“大嫂,你跟我一块坐电梯吧?”苏姌不是没想过乘坐电梯,但她见冷家除了冷沐阳和秦楚楚之外,没人乘坐那部电梯,她也只能打消念头。现在既然冷沐阳邀请她了,她何乐而不为呢?不过平日里秦楚楚都会如影随形地照顾冷沐阳,今日却不见人影。苏姌问,“弟妹呢?”冷沐阳似是犹豫了下,才回答:“她晨练去了。”晨练?冷夜寒也有晨练的习惯!呵呵,他们俩是想趁着晨练,耳鬓厮磨一番吗?苏姌想着,看冷沐阳的眼神中,不由地透着几分同情和怜悯。抵达一楼时,冷沐阳的轮椅似乎出现了什么故障,他按动启动键,轮椅却纹丝不动。冷沐阳尝试几次之后,他有些颓然地说:“大嫂,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没用?”苏姌并没注意到冷沐阳的异常,她见他没先出去,只当他是想绅士地让她先出去。直至身后传来冷沐阳的声音,苏姌才意识到不对劲,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“像我这种赖以轮椅生存的人,可不就是废物吗?”苏沐阳嘴角挂着自嘲的笑。苏姌不知该如何安慰,又怕说错话,于是绕到轮以后面,说:“你坐好,我推你出去。”踏入大门的冷夜寒,恰好看见苏姌推着冷沐阳有说有笑的一幕,眸光随之一沉。

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